第253章 真相(1 / 2)

上嫁 玉堂 1034 字 14天前

周淮康瞳孔一涨,“什么药?”

“去年春天,老叶犯心脏病,吃了药没效果,我检查床头柜的药瓶,药丸被换成维生素了。”叶太太颤抖着,“我警告了柏南,也注意了老叶的饮食,倒是没问题了。秋天,那个女人交给我一瓶药,柏南吩咐她,同房之前哄着老叶吃一颗。年底开始,老叶瘦了一大圈,精神越来越萎靡,那个女人胆小,才找我做主。”

周淮康同样颤抖,杯里的水荡来荡去,“柏南让你忍,目的是要老叶的命。如果传出家暴的丑闻,老叶突然死了,你有嫌疑,叶家的亲戚百分百申请尸检。”

叶太太眼眶泛红,“我哀求柏南悬崖勒马,他不听现在一切来得及,你救救他!”

“他恨老叶,也恨我和韵宁,我怎么救他呢?”周淮康苦笑,“他下一个报复的,就是周家李家了。”

叶太太抹了一把眼泪,“周公子和华小姐订了娃娃亲,后来华团长退居二线,你升任市里,周家迟迟没提亲,两家也疏远了,是不是?”

周淮康点头,“韵宁催过京臣,他没心思。”

“周公子没心思,华小姐有。”叶太太将一枚信封搁在桌上,“程衡波是傍晚7点在车里自杀,当天上午九点,有消息上面派人查他;中午,他给你打电话,那通电话全程录音了;下午两点,他去了一趟华家,四点半,又去学校接程禧,在商场买了儿童节礼物;五点半,在车库见了莫馨最后一面。”

周淮康难以置信。

太详细了。

连周家都不晓得程衡波那一天的所有轨迹,一个与程家毫无关系的外人竟然晓得。

“他去华家干什么?”周淮康捕捉到关键。

警方的案卷记录,并未出现华家。

“程衡波跟了你多年,了解一些情况,华家想联姻,周家想毁约。他怕自杀之后,你不抚养程禧,打算给女儿多一重保障,于是和华夫人交易。他帮助华菁菁嫁入周家,万一周家不照顾程禧,华家照顾。”叶太太喝了一口菠菜汁,“华家不缺钱,颇有势力,不至于亏待了小姑娘,程衡波是慎重考虑了。华夫人答应了条件,拿到了录音笔。”

华团长刚正不阿,没掺和这件事,一直是华夫人与周夫人谈判‘履行娃娃亲’,过程如何,丈夫们蒙在鼓里。

周淮康闭上眼。

久久无言。

“这八年,你对程禧视如己出,程衡波在天有灵,一定后悔了。”叶太太下意识拍了拍他手背,安慰他,又觉得不合适,缩回手。

“订婚宴上——”周淮康有印象,“除了遗嘱,华夫人也给了京臣一样物证。”

“华夫人给周公子的物证,是备份。”叶太太一语道破,“华小姐给叶柏南的,是原版。华夫人防止周公子抛弃华小姐,留了一手。”

周淮康顿悟。

怪不得。

华菁菁雇佣绑匪,绑架她自己和禧儿,京臣清楚真相,却一不报警,二又先救了她,对外,尽了责任;对内,逼华家封口。

双方各有把柄,互相牵制。

只是,华菁菁不甘心。

华家封口了,索性由柏南曝光,‘京臣的夺妻之恨’‘生意场之仇’,华菁菁相信柏南不可能罢休。

京臣也猜到华夫人手中还有物证,具体是什么,死无对证了。

以致于,录音笔没有销毁。

“周家造孽,京臣替我扛了”周淮康掩面而泣,“我这辈子,对不起大儿子,也对不起小儿子。”

叶太太压下的泪意,又翻涌而出。

“录音笔在柏南手里,你——”

话音未落,‘啪’地脆响。

叶太太懵住,面颊火烧火燎。

“周淮康,阮菱花在李家的地盘上,你们也太肆无忌惮了!”周夫人打得狠,耳环震掉了一只。

周淮康先回过神,挡在叶太太前面,“你疯了!”

她原本只打叶太太,但周淮康维护的架势,瞬间激怒了她,抄起皮包,一通乱抡,“你辞职,为了再续前缘?身份束缚了你,你不敢离婚,不敢娶初恋情人是吧?”

“你少借题发挥!”周淮康抓住包,猛地一砸,“我们谈正事,菱花是好心!五、六十岁的年纪了,你脑子里只有情情爱爱,丢不丢人!”

“嫌我丢人了?”周夫人一僵,哭不是哭,笑不是笑的,“当年,我若不是情情爱爱,会嫁你这个穷小子?你父亲清高,固执,在官场得罪了上级,返乡种地,你兄弟姐妹生病,没钱治,躺在床上等死,是我拎了一皮箱钱,救你全家老小!周淮康,你忘恩负义,如今和旧情人藕断丝连,瞒着我生下野种,这笔账,我李家和你没完!”

“柏南不是野种,是叶家的长子,你口下留德!”周淮康气得哆嗦,“你向叶太太道歉。”

周夫人盯着他,又盯着叶太太,“好啊。”她迈出一步,端起绿油油的果蔬汁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