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2章 让苍溟跪搓衣板(1 / 2)

“你想屁吃!”青妩拍案而起,脸色难看:“谁要你爱了!你敢爱我我弄死你!”

苍溟轻眨了下眼:“你不会。”

“你试试看你会不会逝世?”

“会,所以不试试。”苍溟浅浅一笑:“只要我不动杀妻证道的念头,你就不会杀我。”

青妩难以置信的盯着他。

这男人在说什么东西?

青妩觉得眼前有什么碎了,她语气一言难尽:“你那表妹妙法说你是个狗东西,原来你真是狗东西啊。”

她之前真的鬼眼昏花了,才觉得这厮是有那么点子迷人眼的。

刹刹陛下觉得,肯定是因为这厮顶着自家砚台的皮囊,所以才会影响了她的判断!

提到妙法,苍溟神色动了动,忽然道:“她好像出事了。”

青妩皱眉:“你又知道了?”

“醒来后,感知会强许多。”苍溟看向青妩:“在与神族交锋之事上,我应该比另一个我更能帮得上你。”

青妩嗤道:“嚯哟,你好厉害哦,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你领悟了苍生道哦。”

这阴阳怪气之法一出,两人间沉默了一会儿,须臾后,苍溟含笑道:“嗯,我好厉害啊。”

萧沉砚也是他,夸萧沉砚也是夸他。

青妩盯着他:“厚颜无耻这点倒是一样。”

苍溟不接话了,岔开话题道:“我感觉她情况不太好,你若得空,替我寻寻她吧。”

“怎么寻?”青妩皱眉,她对妙驴小神女印象还挺好的。

“她目前暂无性命之忧,但处境很奇怪,我目前也感知不清楚,但她现在似乎……”苍溟皱了下眉:“人人喊打。”

“那么惨的嘛……”青妩啧了声:“不会又是你那假爹或者你亲娘出手害的吧?”

“或许吧。”

青妩见他语气寻常,美目微动:“天帝与你不睦倒是正常,不过你那亲娘与你难道不是一伙的?”

这一次,苍溟短暂的沉默了会儿。

“我与她,早已无关。”

“她将你孕生而出,血脉约束,不是你说无关就能无关的。”青妩懒洋洋道:“你再怎么得天道偏爱,天道也不会容弑父杀母。”

“蚩尤藏你神魂中,欲以你神魂之力复苏,算是不义在先,你对他出手,算是自保反击,天道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有可能。”

青妩斜睨他:“你那亲娘可是个绵里藏针的,可不会给你这个机会。”

苍溟看着她,忽而轻笑:“你是相信我的,对吗?”

旁人见如今局面,第一反应是天后与他共同设下此局。

可眼前之鬼,虽照常当面‘质问’,可她提问分析的角度,却是从一开始就将他与天后割席的。

“我相信我家砚台,但你嘛,我永葆怀疑。”

青妩哼了声。

天后的目的不纯,那老虔婆表面一套,背地里一套。明面上好像很盼着她和苍溟有一腿,背地里又让那梨河下凡来搞破坏。

虽然那梨河更像是来送菜的。

“你那亲娘到底想干嘛?”青妩觉得当儿子的还是了解娘的,“那梨河是她的亲信,她会不知道对方是啥水平?”

“大概是试探。”

“试探什么?”青妩问完,心里就有想法了:“试探你是否完全恢复记忆?或是你力量恢复到什么程度了?”

又或者,试探苍溟的心意?

一神一鬼对视。

苍溟说出她未尽之言:“想知道我对你的态度。”

青妩嗤笑:“你若想杀妻证道,她就帮你?你不想,难不成她还要当个好婆婆?”

“原来天后这般爱你这儿子啊?”

苍溟垂下眸,不疾不徐给自己斟了杯茶,轻声道:“她不爱我。”

青妩眸光微动。

苍溟呷了一口茶,抬眸对她笑了笑:“我于苍生道中知晓了何为父母之爱。”

“天后与我之间,曾为母子,或还存在羁绊。但她与另一个我之间,不存在这等纠缠。”

“萧沉砚的父母,只有那两位。”

青妩怔了下,脑中有什么一闪而过,她刚要开口,苍溟放下茶杯道:

“我还能再醒两日。”

“两日时间,可以让我爱上你吗?”

青妩的脸唰啦黑了,“你又在想屁吃。”

苍溟颔首,半点不恼:“那我自己参悟。”

青妩起身,扭头就走。

走出几步后,她又折返回来,居高临下盯着苍溟:“你想知道怎么爱上我是吧?”

男人点头。

青妩不紧不慢的挽起袖子:“那本座就尽一尽地主之谊,先教你第一招。”

苍溟看着她挽袖子的动作,浑然不惧,眼